一个教师节

有好久一段时间了,觉得这个节日与自己的关系越来越淡,还不如今天这个日子(9-11)容易被人发觉。
今年这个节日的信息流突然袭击了我,让我也有心思回忆起了我的老师们。
现在想想,虽然大多平庸而低俗,特别是小的时候,不过也的确有那么几位,可以称得上导师吧。特别是大学的时候和工作后,反倒这个时候的“老师”对我们成长更加有意义。比你大上几岁,跟你分享走过来的经验,虽然有年龄差距,对一些事情的见解有差别,但是还是很受用的。
我对教师这个职业并不看好,原因很简单,“毁”人不倦嘛。学历低,素质差,世故圆滑,勾心斗角。这是我对我见过的大部分教师的见解。
和医生一样,或许是大背景的原因,我们的老师并不像人家的老师,加之一些手艺师徒的关系传承,让老师这个行业真的很不招人待见。因为,看到他们,就看不到社会的希望和未来。
教师节的礼物,这个词是比较刺激我的。儿时第一次为这个发愁,是小学转学后的第一个教师节。那时候,由于班级同学的家长非富即贵,把给老师送礼物当成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还深深的记得当时很蠢的买了个保温杯送给了老师,老师毫不客气的收下了,面无欣慰的表情。现在我觉得,这个礼物真不该送,但在那个送礼成风的环境下,也是身不由己了。
之后过了很多个教师节,大部分也没有再送过礼物了,一些关系很好的老师应该有送过一些东西,但现在也完全不记得了,印象深刻的倒是当时相处的一些瞬间。
感情是礼物先行者,否则即便贵重的礼物,过一段时间也会完全无法回忆当时的情景。
转眼间,孩子已经上了幼儿园,今天孩子回来告诉我们,小朋友送了礼物给老师,但是他没有礼物,很不开心。我感觉很气愤,想起来小时候。虽然情景不同,但是因为一个教师节礼物,让孩子不开心社会之留下阴影,就凭这个,就没必要给老师过什么节日。仔细想想,节日和老师也没什么过错。那些背地里说老师坏话,当面让孩子手捧送礼物的势力家长们,你们的礼物真的很廉价,价格不贵意义也浅薄。想想这种家长是不是和我小时候教师节阿谀奉承献上礼物的孩子一样呢。
时间过去,没什么能够被记住,再鲜艳的花朵也会凋零的很快,随风即逝,无人关切。再想想当时的那些同学呢,现在已经不见了踪影,或者还在给他们的孩子们买着教师节礼物呢。
我一直坚信,煞笔始终是煞笔,生下来的孩子也会变成煞笔。如果不能摒弃恶习,下一代和上一代一样愚昧,那还可怜他们干什么呢。

View on Github

本文遵守 CC-BY-NC-4.0 许可协议。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转载需注明出处,但禁止用于商业目的。

上篇搬家到了GitHub Page
下篇寻回 lfbe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