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型技术的发源地不是高校

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大概是毕设答辩过程中的见闻吧。<突然感觉应该说一下这句话,整个毕设答辩过程很让我失望,首先毫无体系化可言,其次答辩委员会毫无技术性可言,最后我的毕设被糟蹋了。为我的毕设哀悼…先说我们学校,好歹也算是个三流的211学校吧,竟然这么不成体系,而后听说在二流211学校的同学说他们更没有体系可言。故推测出毕设和答辩原来只是一个形式,再看看高校里面这些老师,成天的研究东研究西也不见一个实际的什么东西出来,理应归属为研究型人才。让我不禁为社会的生产力产生怀疑。不过想想也是,比如天朝的TD-CDMA,在多次跳票后竟然以试用的名义上了市场,这个是不是完全是政府行为在导向呢?真是不明白啊,看来社会的生产力不只是由市场来推动的呀;再看IPv9时间,原本IPv6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竟然还要弄个ipv9,真不知道这群人是真的脑残还是在创他们所谓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问题,难道是混研究经费(可怜我们这群纳税人啊)。暂不去说他们的好与坏,古话说存在即有存在的道理与价值,至于他们的价值是否会成为后人历史的反面教材就不好说了。说的很乱,但是终究这更加坚定我做实用性技术的信心,不要花架子,不要形式主义,做我喜欢的,做市场需要的。可能这才是我为什么不能加入伟大part的原因吧,呵呵~

View on Github

本文遵守 CC-BY-NC-4.0 许可协议。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转载需注明出处,但禁止用于商业目的。

上篇C2C的另类解释
下篇关于 Bobtail-Bear 的公告